跨越千山万水,我们在巴西与艺术相会!

摘要: 收藏的路上,感谢有你,我们有缘结伴,再次为了艺术出发!

12-09 03:57 首页 芭莎艺术

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科科瓦多山

巴西,这个南美洲最大的国家,在2014年8月12日迎来了一批睿智、热爱当代艺术、充满了活力和好奇心的中国行者。他们中有前辈级的当代艺术收藏家乔志兵、张锐、杨滨、田军、万捷、王珺、尤金、唐大堤,还有年轻的乐拉、万林和高照晴。他们义无反顾地出发,踏上了这片距离家乡千万里的神奇土地。

热情神秘的南美土地


我们的第一站是巴西的“第二首都”里约热内卢。除了参观与当代艺术相关的画廊、艺术家工作室和收藏家的私人住宅以外,这座充满活力和激情的城市也时刻牵动着我们这群中国行者的心。UCCA巴西艺术之旅团体照


科科瓦多山上的基督像建成于1931年,高38米,左右手指间距达23米。救世基督双臂展开拥抱着整个城市,关怀着每一个生活在他温柔怀抱里的个体,包括那些极少数异常敏感的艺术家和收藏家。仰望基督像


温柔的Beatriz Milhazes女士


艺术家Beatriz Milhazes在工作室内为我们介绍她的作品


巴西的当代艺术家在本土,甚至在国际范围内都起着重要的作用。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就是Beatriz Milhazes,她被称为是巴西的国宝级艺术家。她将传统艺术与现代主义的装饰艺术完美融合,打造出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作品灵感来源于南美洲和欧洲的传统文化。巴西嘉年华、音乐、殖民时期的巴洛克建筑启发了作品中错综复杂的结构。Beatriz Milhazes《Yellow Sunshine》,2014年,Jane ZG Collection


我们拜访了Beatriz Milhazes在山脚公园附近的工作室。那里空间不大、干净整洁,工作台上放着一些拼贴碎纸及颜料。她擅长用花纸、糖果包装纸和立体镭射纸作材料,她偏爱诸如红色、橙色、金色等明亮的颜色。她的作品构图严谨,以不完美或者不对称的手法做主导。在作品中,叶子和花卉重复出现,建构在七彩斑斓的装饰纸上,传递着南美人民的热情、快乐和温暖。

Beatriz Milhazes《Queimadinho》,2014年


艺术家Milhazes女士仔细地给我们讲述她的创作理念和方法,她很温柔谦虚地说:“颜色搭配是很复杂的一门学问,我与之打了30年交道,仍然需要不断地创新和学习。”她的创作深深地吸引和感动着我,从巴西回来后不久我便收藏了一件她的作品。


谦和的Vik Muniz先生


艺术家Vik Muniz在他的工作室内为我们讲解作品


Vik Muniz是巴西最负盛名的艺术家之一。他用日常生活中的垃圾、沙子、废旧杂志等人们司空见惯的材料进行创作。2009年,他和世界第一大垃圾处理厂(巴西里约热内卢垃圾场)的垃圾工人们共同完成的作品《垃圾场》大获成功。他通过自己的创作既改变了垃圾工人们的现实生活,又改变了观众们的社会观念,充分显示了艺术家是社会的一分子,他们来自社会并回馈社会的完美创意。

Vik Muniz《Untitled ( Wolf ) 》,2014年


Muniz先生谦逊而温和,他给我们介绍了他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和即将完成的作品:在高倍显微镜下,人体肝细胞排序组合的照片。一个个肝小叶像一朵朵盛开的花蕾,鲜艳夺目、整齐有序。Vik Muniz《Erotica 1 ( Pictures of Silly Putty ) 》,2001年,张锐收藏


当我们沉浸在艺术与科学的世界里时,中国当代艺术著名藏家张锐突然兴奋地大叫:“我有您的作品!”当艺术家微笑着找出这件照片的原型:一只能放在手心上,用泥土捏成后再上油彩的小模型时,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都为艺术家这种以假乱真,以虚构实的魅力所折服,也更佩服张锐眼光的前瞻性——要知道Muniz先生在当时并不是中国藏家们熟悉的艺术家。前辈藏家的收藏完全是出于对作品本身的欣赏和热爱,而并非只是关注艺术家的知名度。艺术家Vik Muniz和中国收藏家张锐的合影


出于对他作品的喜爱和对艺术家人品的敬佩,我收藏了他的一件摄影作品——《沙堡》。《沙堡》是一座用沙子做成的城堡。主体建筑由七座布局规整的古城堡构成,整体庄严、雄伟。城堡外围被影影绰绰的山林环绕,沙堡的底部处于碎玻璃片上,显示出了不安定的危险状态。整件作品就像是一颗悬浮在空气中的沙粒微尘,在阳光下反射出海市蜃楼般不真实的美景。Vik Muniz《Sand Castle #01 ( Chateau de Chambord ) 》,2014年,Jane ZG Collection


神秘的Tunga先生


Tunga作品,Lili and Jo?o Avelar Collection


Tunga是巴西艺术家中的杰出代表。他的创作范围很广,包括装置、影像、摄影、雕塑等。他利用很多现成品做成的大型装置艺术,令人震惊并有些不安,拥有着神秘咒语般的力量。性器官、骷髅、水晶、玻璃等元素在他的作品中反复出现,传递出另类的对生死的表达与思考。艺术家Tunga的工作室一角艺术家Tunga的工作室现场


我们临时受邀拜访Tunga的私人住宅。一进他的家门,迎面的石桌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瓶子,里面是泡在福尔马林水中的各种动物的生殖器。在楼上客厅,不同种类的动物头骨、化石、水晶球散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与玻璃容器内五颜六色的液体形成独特的能量场,神秘诡异且令人无法呼吸!我想:艺术家在黑暗和寂寞中面对眼前这一切,忧郁和负面的情绪一定深入骨髓。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创造超出常人想象的艺术作品。艺术家Tunga的私人住宅


在后来的行程中,我偶遇并收藏了一件他的限量版作品:双头双尾鳄鱼瓷盘。两只头对着头、尾缠着尾的鳄鱼相互纠缠着、打闹着,谁也离不开谁,不情不愿地终生厮守着。这种尴尬的境地不只出现在动物界,更是影射了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Tunga《Transbordá-lo》,Jane ZG Collection


遗憾的是,我在两年后的巴塞尔艺术展中听说,艺术家已经去世了!我想谨以此文纪念这位艺术家对我们这群中国人的热情款待。我们对他印象深刻,还因为他把我们隆重介绍给了一位他的老友——巴西最有名的收藏家贝尔纳多·帕斯(Bernardo Paz)先生。艺术家Tunga先生


丰富的收藏


Bernardo Paz先生是巴西最具特色的当代艺术收藏家和梦想家。他个子高大、身材修长,一头雪白的长发充满魅力。上世纪80年代,他在巴西森林里打造了一座以当代艺术为主体的热带植物园,一个当代艺术的“迪士尼乐园”——Inhotim 。园区内包括了20多座艺术展馆,无数顶级艺术藏品,更有丰富的自然美景。

Inhotim园区内,当代行为艺术团体正在进行舞蹈表演。


Inhotim园区内收藏了大量当代艺术作品,除了大家熟知的滕伽,还有草间弥生、埃利亚松等艺术家的作品。该园区可谓是世界级当代艺术作品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最佳范本。Yayoi Kusama《Narcissus Garden Inhotim》,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洹的作品《龟驮碑》作为唯一一件来自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被永久地保留在了Inhotim园区内。Matthew Barney《De Lama Lamina》,2009年


Paz先生的收藏经历让我想起了丹麦哲学家克尔恺郭尔(Soren Aabye Kierkegaard)对人生境界划分的三个阶段:第一为审美阶段;第二为道德阶段;第三为宗教阶段。这三个境界同样适用于艺术及收藏界。Paz先生这样的收藏家,把艺术当成宗教信仰一样谟拜,不管不顾地倾其所有去爱、去做,在背负着终生需要偿还债务的危机、痛苦、煎熬中感受着艺术带来的极致愉悦和快感。酣畅淋漓,可敬可佩!笔者与Paz先生合影


除了Paz先生外,巴西还有很多其他非常专业的收藏家,比如Nissenbaum Collection的女主人,是一位精神分析治疗师。她出于职业背景,只收藏极简主义的大师级作品。所有作品都井井有序地安排在它们的最佳位置,相互衬托、绝不厚此薄彼,共同构成了一个舒适的艺术治疗场。正如女主人Genny所说:“艺术是一件好事,与艺术生活在一起是幸福的。” 收藏家Genny Nissenbaum的私人住宅

收藏家Genny Nissenbaum家里的卫生间是艺术家Richard Serra为其量身定制的


Liliand Jo?o Avelar Collection也是一个值得人尊重的收藏系列。他们的收藏涵盖了1964-1985年巴西军政府时期,所谓“红色杀戮”以及受美国影响的政治波普艺术作品。Liliand Jo?o Avelar Collection


早在1964年,巴西军政府采取独裁手段去杀戮、监禁、绑架反对派,人民也失去了言论自由。血红、暴力及政治元素充满了整个作品系列。类在特定历史背景下的收藏作品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正因如此,他们的收藏品常常借展到世界各地,成为了这段历史不可缺少的记录和佐证。

Liliand Jo?o Avelar Collection


异国偶遇同乡人


在巴西圣保罗,我们巧遇了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宋冬先生。他正在Baro画廊举办大型个展“我的城”。宋冬将自己家里的一扇旧门与圣保罗当地跳蚤市场收集来的各种旧家具,重新组织搭建成了“我的城”。整个作品从天空俯视往下看,就像是汉字中的“品”字——即老北京的内城加外城。艺术家宋冬个展“我的城”现场


在高速的现代化城市建设中,越来越多由不锈钢、玻璃幕墙、铝合金材料筑成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逐渐取代了红砖灰瓦的老北京建筑。艺术家宋冬对此痛心疾首,他用艺术的力量再造了一座灯火通明、沧桑且具有历史感的“北京城”。艺术家宋冬和他的女儿


为了迎接我们,宋冬特意在作品中搭起了一个长餐桌,每个位子的餐台垫都是用宣纸复印的老北京地图,除了碗筷外,桌上还有一支毛笔。宋冬以北京人最热情的待客方式——炸酱面来招待大家。他谦逊地笑着说:“我们是坐在老北京的中轴线上吃老北京的炸酱面。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用毛笔写在宣纸上。”宋冬个展的午餐现场


饭后,一条沾着炸酱汁、茶水的“山水书法”长卷诞生了,我们一群人吃面的过程也被记录了下来。这碗面既安抚了我们的胃,也温暖了我们的心。


巴西之旅结束于圣保罗,带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和对艺术执着的热情,我们离开了这片美丽而神秘的土地,留下了成百上千张照片和美好的记忆,更在此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当代艺术收藏好友。收藏的路上,感谢有你!愿今后,我们有缘结伴,再次为了艺术出发!部分团友合照——再见,巴西!


作者介绍:Jane Q. ZHAO,收藏家。早年留学美国,后移居香港。收藏理念为:艺术为生活点睛——Living with Arts。现任古根汉姆美术馆国际理事(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IDC)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赞助理事。

特别鸣谢:

高照晴女士在文字编辑、图片修改上的得力支持。

胡婕箖女士在行程安排、内容总结上的有力帮助。

张锐先生在百忙之中提供了家中藏品的照片,并提供了与艺术家Vik Muniz相关的图录信息及照片。

乔志兵先生、王珺先生、田军先生积极贡献的珍贵照片。

艺术家宋冬先生与笔者真诚地沟通,对自己作品进行了深入的解读。




精彩回顾:

西方立体主义与中国山水画如何相提并论?

他是摄影界的毕加索,凭一己之力让摄影成为了艺术!

他是宋太祖的七世孙,以文人淡雅之气,引领南宋绘画新潮流





[特约撰文/Jane Q. ZHAO(收藏家)][编辑/景雨萌]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首页 - 芭莎艺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