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成都的风雅习俗--游江

摘要: 我的图文

12-09 03:58 首页 锦点


哈哈

水是生命之源,亦是城市发展之源。流淌着1400余条大小河流的四川,是名副其实的“千河之省”,经过历代官民开源引水,令得省会成都成为了今日河流密布的“活水之城”。

1


早在2000多年前李冰父子兴建都江堰,便奠定了成都作为天府之城的基础;唐代西川节度使高骈扩建罗城(外城),引水入新开的清远江(又叫油子河、府河),与城南检江(南河)相接,则形成了成都“二江抱城”的格局;此后的漫长岁月中,西郊河、饮马河、南河、府河围合,更为成都戴上了一串优雅知性的“翡翠项链”,让这座城市呈现出勃勃生机。

星罗密布的河流水域不仅为城市注入活力,也为成都人的娱乐生活带来了良好的资源,今天我们要说的便是与之相关的古代成都人水上娱乐节目之一——游江。


春秋

“唯溱与洧,方洹洹兮,唯士与女,方秉兰兮。”根据《诗经·郑风·溱洧》的描述,早在春秋时期,每到三月上巳日,老百姓就会来到水滨用兰草洗濯身体,以求祓除不祥,青年男女也会在河边互述衷肠。

汉代

到了汉代,无论贫富贵贱,人们都要奔赴水边,一为洗浴以驱除疾病、祛除不祥,二为在岸边饮宴娱乐。从西汉时期的文史资料中,我们能看到虽然当时的成都地处西南边陲,其娱乐生活却非常丰富,紧随帝都潮流。扬雄的《蜀都赋》中生动记述了当时成都人游江玩耍的盛况:“若其游怠鱼戈,却公之徒,相与如平阳,濒巨沼。罗车百乘,期会投宿,观者方堤,行船竞逐。”

唐代

 

唐代因着更加优越的社会物质财富,致使当时的游江习俗也更为兴盛。唐人符载的《上巳日陪刘尚书宴集北池序》中便记述了成都人在上巳日前往北池游乐的情形,岑参在《时春陪崔中丞泛浣花溪宴》中也写道,“旌旗临溪口,寒郊陡觉喧。红亭移酒席,画舸逗江村。云带歌声扬,风飘舞袖翻。花间催秉烛,川上欲黄昏。”彼时唐代宴饮文化盛行,而唐代成都人更将宴饮发展到了游江活动之中,水上生活变得逾发多姿多彩,作者通过细腻的诗文撰写活灵活现的将唐人游江歌舞升平的画面展现了出来。


宋  代

宋代是成都人游江活动的巅峰时期,此时游江几已发展成了人们生活的日常。由于深受人们喜爱,除了此前已有的乘船观景做乐或是行船竞逐之外,围绕游江开展的活动变得更加丰富多元,活动的周期更是可以长达百天。


生于四川的苏轼在《次韵刘景文周次元寒食同游西湖》提到:“蓝尾忽惊新火后,熬头要及浣花前。”他自注说:“成都太守自正月十日出游,至四月十九日浣花乃止。”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中也记载有:“四月十九日,成都谓之浣花遨头,自开岁宴游,至是乃止,故最盛于他时。”从这两位在四川生活过的大文豪的诗文记叙中我们可以看出,宋代成都人的游江娱乐从正月初十开始,一直延续到农历的四月十九日,长达百天,盛况空前。


游江活动的大盛,甚至还发展出了农历二月二日小游江,四月十九日大游江。二月二,在古代称为中和节,又有花朝节、踏青节、青龙节、龙抬头日的称谓。唐代说这是“迎富贵”的日子,而根据周密的《武林旧事》记载,宋代的宫廷在这一天有“挑菜”御宴活动。成都的民众在此日也会到野外踏青。


二月二日的踏青在成都转换为小游江,出于北宋治蜀名臣张咏之手。据宋元的陈元靓、田况、赵抃、费著等人的文字资料反映,北宋初年,四川曾有茶农起义,后来的蜀地官员害怕民众再次集聚生事,就派兵监视群众的郊外活动。张咏试图改变这种监视堵塞的治蜀方略,他顺应蜀地民俗,尝试用小游江取代群众四处发散的踏青活动。在二月二日这天,张咏会亲自带领蜀地官员游船,与民同乐。为将四散的民众吸引到浣花溪等地,江上游船不仅配备了精彩的歌舞表演,官府还在沿岸创立蚕市,吸引百姓前去买卖商品,嬉戏娱乐。经过张咏的努力,小游江活动风靡一时,出现了“士女骈集,观者如堵”的盛况。



过完小游江,到了农历四月十九日,就是万众期待的大游江活动。在杜甫草堂西有梵安寺,为纪念率兵御敌、保卫成都的冀国夫人(又称浣花夫人),人们在百花潭旁建立梵安寺,供其塑像。“新旧书不详冀国崇封,但传奋臂一呼,为夫子守城,代小郎破贼;三四月历数成都盛事,且先遨头大会,以流觞佳节,作设悦良辰。”这是清人俞樾为冀国夫人祠所撰,简述了浣花夫人事迹及民众为纪念浣花夫人而形成的民俗活动,大游江活动即是其中之一。


每年四月十九日,地方官员及民众均会装扮一新,到梵安寺祭拜浣花夫人,其后登舟,由浣花溪顺流直下望江楼。在成都,游乐活动叫“遨游”,太守带头宴饮游乐,叫做“遨头”,民众带着坐具跟着游乐叫做“遨床”。四月十九日的大游江活动中,太守会充当遨头,参与大游江;江上彩舫如云,歌舞比赛,精彩纷呈;官府设有专门的经费保障大游江的宴游,游江期间会给游人分发免费酒水;那些没有准备彩舟游船的民众为观看江上的表演,会在浣花溪到百花潭甚至远至合江亭的河流沿岸搭建彩棚,备下吃食,观看表演。


北宋田况《四月十九日浣花泛舟》诗云:“浣花溪上春风后,节物正宜行乐时。十里绮罗青盖密,万家歌吹绿杨垂。画船迭鼓临芳溆,彩阁凌波泛羽卮。霞景渐曛归棹促,满城欢醉待旌旗。”从中可见宋时大游江活动的盛况。 


元明清

至元明两代,因战乱毁坏,浣花溪、草堂一度萧条、破败,清代虽沿袭了三月三日踏青、四月十九游江之俗,但已远不及当年。到了清末、民国时期,因城内河道日益淤塞,游江习俗便逐渐废弃。


 

古人曾有诗云:“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芳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岁月流逝,风流云散,昔日的游江盛况已成空影,但幸运的是成都人天性中的娱乐精神和亲水属性依旧保持了下来,并成为了今日成都休闲之都和活水之城的动力源泉。


[撰稿:陈渠兰,编辑:赵霞]




猜你喜欢

从牡丹花会到桂花土陶,彭州魅力无穷

玩转传统 | 川剧最美的“表情”,都在他的相机里

剪出《清明上河图》和萌宝熊猫,这位乡村老师把剪纸玩出了花

廛间之艺:百年前的成都民间技艺

新青年:汉服为媒,竹编立业,成都娃儿“搞翻”了传统

征稿:请来书写你与成都的故事


锦城故事 一点即知

微信号:cd3000y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邮箱:cd3000y@126.com

首页 - 锦点 的更多文章: